业余电脑 > 人物介绍 > 
 
碰上“硬”钉子,阳陆育离开字节
 
  来源:凤凰科技 浏览次数:315 发布日期:2022-7-11

通过收购进入字节跳动5年后,前Musical.ly联合创始人阳陆育结束了自己的字节生涯。

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作为字节教育硬件业务首任负责人的阳陆育,已于上周离职。

被字节收购之前,阳陆育曾在海外待了7年,足迹遍布美国、欧洲、东南亚、拉丁美洲。张一鸣向来有将重要人才留在身边的习惯,公司被收购后,阳陆育也到张一鸣办公室当了半年助理。

阳陆育对教育抱有热枕,在创立Musical.ly之前,阳陆育就做过教育方面的产品。张一鸣曾向阳陆育吐露,希望未来能发力硬件。2019年,朱骏和阳陆育开始分管TikTok和教育硬件,阳是首位硬件负责人,向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直接汇报。

3.jpg

次年,字节着重推出独立品牌大力教育,陈林曾坚决表示:“我把所有事情都推掉,all in到教育里面来”,甚至表示可以三年不盈利。在当时字节大力支持下,阳陆育将原锤子科技COO吴德周负责的新石实验室收入麾下,负责的大力智能团队一度多达1300人。

但还没熬到盈利那天,2021年7月,教育行业迎来“双减”,很快,字节的业务重点从学科类课程转向素质、智能硬件业务,同时传出几轮裁员消息,累计裁员数千人,硬件业务线也受到波及,阳将硬件交棒给清北网校负责人杨康,自己则转岗到战略部门。

截至2022年初,势如破竹的TikTok日活超7亿,超过日活6.7亿的抖音,下载量超过Facebook跻身全球第一,字节的估值也已飙升至4000亿美元,翻了近36倍。

朱骏仍在TikTok上耕耘,但另一边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业务却频频受挫。近日据《晚点LatePost》援引硬件相关人士的话,目前还有几十万台大力智能灯存货待售,也没有再推出新硬件的规划。

今年1月,字节又传出战投部解散的消息,字节对此的回应是:公司决定加强业务聚焦,战略投资部员工会分散到各个业务线中。

随着教育业务和战投业务不断收缩,字节内部留给阳陆育发挥的空间已经不多了。

A

2018年8月,收购案结束9个月后,TikTok和Musical.ly正式合并,当朱骏带着TikTok和Facebook同台竞技时,阳陆育剪掉烫的卷发,留起寸头,去了心心念念的教育条线。

陈林在大力教育面世的发布会上说:“其实早在2016年,我们公司内部就开始关注教育了,那时候我会跟一鸣讨论一些关于教育的想法。”据《36氪》援引内部人士的话,陈林下一个阶段是打造字节第三个DAU过亿的产品,其他两款是抖音和今日头条。

基于此,2018年,字节开始大量烧钱,陆续推出“GoGoKid”“AI学”“开言英语”等产品,成立不到两年,字节教育部门人数过万。

2019年,字节看重智能硬件的潜力,部署开发硬件,随后交给了阳陆育负责。

阳陆育决定做智能灯,与别的点读机、早教机等早已红海一片的品类相比,台灯新颖并且容易被接受,对近视的孩子来说也是一大刚需。

智能台灯也一度在字节内部被张一鸣点名表扬,认为其是“蛮有亮点的突破”。

2020年10月,字节推出了独立品牌大力教育。在发布会现场,一位小朋友向阳打视频电话求助,当台灯顶部的摄像头打开,正好照见课本上的问题,远程帮小朋友辅导。这款智能灯售价799元。

1.jpg

阳陆育表示,“硬件不赢利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内,硬件是不赢利,我们是亏钱在卖。”阳陆育并不想着从硬件赚钱,而是借硬件做服务,比如家教、卖课。

字节的打法相当豪横,过了三个月,原吴德周率领的锤子硬件团队并入了智能灯团队,放弃研发坚果手机,聚焦平板等教育硬件,向阳陆育和陈林汇报,团队一下扩充到千人级别。

并且,为了快速培养用户心智打开市场,团队不惜 “要流量不要声量”。智能灯在抖音上投放广告,可以得到高达25折的结算优惠,去年智能灯销量目标为200万台,经此一役卖出了一半。截至2021年12月,智能灯卖出了一百万台。

但随着7月的“双减”席卷教育行业,学科类业务、硬件都受到严重影响,裁员成了当年年底笼罩在字节教育部门的关键词。过了两个月,硬件部门传出一则人事变动:阳陆育不再负责大力智能业务,硬件交给此前负责清北网校的杨康,他自己转到战略部门。

直到阳陆育转岗,智能灯200万台的销量目标也没能达成。

B

阳陆育是湖南人,大学学“热能与动力工程”期间就热衷创业,试过做定制T恤,还爱玩乐队,大学毕业时因学分没修满,没拿到毕业证,选择到上海闯闯。到上海后,阳陆育在易保软件工作,由于公司在很多国家都有业务,他也因此驻扎海外7年,在美国认识了老乡、前同事朱骏。

阳陆育说服朱骏一起创业,两人搞了一家名为“Cicada Education”的公司,早早拿到了25万美元投资,但教育课程做得并不顺利,在融资资金只剩下8%时,阳陆育在加州的火车上看到一群孩子给视频加音乐,灵感一触即发,2014年,Musical.ly在上海面世,专做音乐短视频。

据文章《TikTok内幕:张一鸣的巨浪征途》记录,这个名字有段故事,阳陆育和朱骏本来想表达“live music.ly”,ly正好是阳陆育的名字缩写,但当时music被注册,才退而求其次选了Musical.ly。

由于有海外生活经历,一开始,阳陆育在世界各地都上传了应用, 但美国是反馈最好的地方,“对嘴型”很快在美国青少年中风靡起来。据《字节跳动:从0到1的秘密》,阳陆育曾说:“不是我们选择了美国市场,而是美国市场选择了我们。我有个堂弟每天都得学习12个小时。他怎么可能上Musical.ly,去做一些有创意的视频?”

Musical.ly将20%股份换了猎豹500万元投资,在还剩下200万元的时候,Musical.ly成了,其新奇的玩法很快俘获了大批用户,包括美国著名女歌手Taylor Swift。

2015年7月,Musical.ly登顶美国App Store榜一。次年底,Musical.ly开始变现。

2.jpg

不过好景不长,美国青少年市场就那么大,Musical.ly很快就在海外碰到了增长瓶颈。反观国内,抖音已经在暗暗发力短视频,Musical.ly腹背受敌。2017年年初,张一鸣给阳陆育打电话说,字节的短视频产品已经做了6个月。

张一鸣在16年就在投资机构SIG引荐下认识了阳陆育。张一鸣有次出差,曾到上海找阳陆育聊天,分析快手和Musical.ly的优缺点。两人的交往也不仅停留在业务层面,张一鸣听到阳陆育玩平衡车摔断了手后,经常问候他,还给字节核心员工下命令不让其玩平衡车,有次在公司看到一位负责人也因此摔倒,还把车给没收了。

2016年底,Facebook看上了Musical.ly在青少年市场的影响力,有意收购,开出了16亿美元高价,几次派人飞往上海磋商。之后,阳陆育老乡宿华也向阳陆育抛出了橄榄枝,提出让Musical.ly成为快手子公司,快手占股40%。对阳陆育来说,这更自由,并且快手的用户和Musical.ly的用户不重合,还能弥补其短板。

当时,张一鸣也提出10亿美元加股票的方案收购Musical.ly,字节的算法能力也让阳陆育颇为心动。

但围绕Musical.ly的收购最大变量来自猎豹,傅盛在投资Musical.ly后有一票否决权,他趁机附加了一个条件,如果要买Musical.ly,就必须收购猎豹的News Republic和Live.me。

宿华碍于资金问题没出手,刚从今日头条拿到资金的张一鸣则跑到傅盛楼下咖啡厅,等着聊两个产品的报价。四年后,时任快手CEO宿华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还颇为遗憾,“我们当时没有多少钱。”

C

阳陆育不是第一位被收购后从字节离开的高管。

字节离职高管中,最为外界关注的当属柳甄。2016年10月,柳甄离开Uber,应张一鸣邀请加盟字节,担任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,并陆续参与了Flipagram和Musical.ly的重大海外收购。2020年5月,柳甄在今日头条上发文:“流年笑掷,未来可期。”宣布从字节离职后,柳甄转投元气森林,负责后者海外业务拓展。最新消息是,今年3月份,柳甄已经从元气森林离职,新动向暂时成谜。

阳陆育曾经所在的教育部门更是高管离职的重灾区。2018年末,随着字节耗资过亿收购锤子坚果手机团队和部分专利使用权,前锤子硬件副总裁吴德周也随之进入字节任职,负责新石实验室。但坚果手机的市场反馈并不乐观,2021年1月,新石实验室被并入阳陆育的智能硬件团队,吴德周在那时离开,加入与罗永浩相关的Sharklet担任全球CEO一职。

比吴德周更早一些,2019年10月,清北网校负责人刘庸也从字节离职。刘庸是清北网校的的创始人,2018年成立一年多后,被字节收购,是字节在教育领域布局的重要一环。

高管频频出走的另一边,字节也在源源不断地收编新高管。

4.jpg

去年,字节以数十亿元的高价收购VR公司Pico,其创始人周宏伟也由此进入字节。同Musical.ly一样,这次收购也吸引了如腾讯在内的对手,但腾讯最终退出了竞价。

今年6月,字节又收购了一家做二次元虚拟社交的公司波粒子,创始人马杰思是名博士,曾担任小米VR/AR高级总监,旗下推出的“vyou”是一款捏脸软件,热度在TapTap上曾冲到第二名,仅次于摩尔庄园。

原有的教育业务受打压之后,VR以及背后的元宇宙赛道,正在成为字节押注布局的下一个重要领域。

这一点从Pico的团队扩张上也能一窥端倪。去年9月到12月三个月期间,Pico员工规模从200人左右急速增至千人。马杰思连同50多名初创成员一起并入字节后,也被归属到Pico社交中心,向周宏伟汇报。

更早之前,字节自研游戏团队朝夕光年在2019年成立以来,也一直在进行VR相关的业务尝试,如创作推出的3D虚拟偶像组合A-Soul等。

从游戏内容,到VR硬件,再到虚拟社交,字节正在元宇宙漫长征程中迈出一步步尝试。

  (本文作者:黄茜林)
 
 
相关阅读
 抖音盒子出师未捷,为什么字节跳动…
 外媒:美国商务部撤销针对TikT…
 美国将对微信和海外版抖音采取强硬…
 百度、抖音后,央视宣布微博成为春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最新文章
 计算机程序创始人Ada Love…
 明州案大结局  真相听我说
 刘强东明州事件双方和解 称是误会…
 周鸿祎晒与雷军最新合影:每次都有…
 碰上“硬”钉子,阳陆育离开字节
 比尔盖茨后“第一人”微软CEO纳…
 一个天才程序员的毁灭性衰落:“偏…
 陷入与网红张大奕绯闻 天猫总裁蒋…
 罗永浩的彪悍人生(二)
 罗永浩的彪悍人生(一)
 血性刘军,他的联想之路
 华为总裁任正非的成长故事
 咪蒙回来了,这次是赚女人钱
 咪蒙兴衰史:从首次创业到有140…
 放眼中国,这3个人改变了我们的生…
查看更多内容     
关于我们    广告服务    邮箱登录    友情链接     网站统计
Copyright &copy 2002-2022 www.yydn.com,All Right reserved 版权所有   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11011416-1号
湖南省长沙市高新区业余电脑工作室  管理群:94225851 站长QQ:293999
工作室邮箱:yydnyydn.com 工作室负责人:喻先生